2011-10-09

[ 好硬 ]

不過想在睡前看本不過腦子的書嘛....
玩這麼大?


俞勝利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 人物一覽表

  白府
  白萌堂  百草廳東家,老太爺
  白周氏  白萌堂之妻

  大房
  白穎園  白萌堂長子
  白殷氏  白穎園之妻
  白景怡  白穎園長子
  烏翠姑  白景怡之妻
  白敬生  白穎園之孫
  于海琴  白敬生之妻
  白占明  白穎園之曾孫,過繼白玉婷為子
  白景泗  白穎園次子
  白敬賓  白景泗之子
  白占喬  白敬賓之子
  白景陸  白穎園三子
  白敬誼  白景陸之子
  白占青  白敬誼之子
  白玉芬  白穎園之女

  二房
  白穎軒  白萌堂次子
  白文氏  白穎軒之妻
  白景琦  白穎軒長子
  黃春   白景琦之妻︵貴武私生女︶
  白敬業  白景琦長子
  唐幼瓊  白敬業之妻
  劉麗華  白敬業妾
  白占元  白敬業之子︵唐生︶
  白美   白敬業之女︵唐生︶
  白占先  白敬業之子︵劉生︶
  白占光  白敬業之子︵劉生︶
  白敬功  白景琦次子
  高月玲  白敬功之妻
  白占安  白敬功之子
  白占平  白敬功次子
  白慧   白敬功之女
  楊九紅  白景琦妾
  白佳莉  白景琦之女
  何洛甫  白佳莉夫婿
  何祺   白佳莉之女
  槐花   白景琦妾 ︵自縊死︶
  李香秀  白景琦填房
  李天意  李香秀養子
  白玉婷  白穎軒之女
  萬占明  大房過繼之子,即白占明

  三房
  白穎宇  白萌堂三子
  白方氏  白穎宇之妻
  白景雙  白穎宇長子
  白敬堂  白景雙之子
  袁芳   白敬堂之妻
  白占杰  白敬堂之子
  白景武  白穎宇次子
  法國女人 白景武之妻
  白瑞嫻  白景武之女
  姚瑪莉  白瑞嫻之女
  玉紅   白穎宇之妾
  白雅萍  白萌堂之女
  關香伶  白雅萍之女
  詹立志  關香伶之子
  關小寶  白雅萍之子︵早夭折︶

  白府三代各房丫頭
  金花   白周氏丫頭
  銀花   白文氏丫頭
  槐花   白文氏丫頭,後為白景琦妾
  蓮心   白景琦丫頭
  苦杏   白雅萍丫頭
  紅花   楊九紅丫頭
  烏梅   槐花丫頭
  水蔥   白敬功丫頭
  苦菊   白玉婷丫頭
  冰片   白佳莉丫頭
  芍藥   白美丫頭
  紫蘇   李天意丫頭
  萍兒   新宅丫頭
  佩蘭   二房丫頭
  霍香   抱狗丫頭
  奴奴   抱狗丫頭
  香秀   抱狗丫頭,後為白景琦填房

  白府、百草廳有關人眾
  季宗布  軍機章京,白景琦老師
  黃立   黃春兄長,新宅護院︵貴武私生子︶
  胡加力  老宅總管
  胡玉銘  胡加力之子,新宅總管
  王喜光  太監,曾為新宅總管,後為漢奸
  趙顯庭  百草廳大查櫃︵即趙五爺︶
  趙大水  趙顯庭之子,第二代大查櫃
  皮雲良  百草廳二查櫃,共產黨地下黨員
  大頭兒  百草廳賬房先生
  二頭兒  白宅內賬房先生
  朱先生  百草廳賬房先生
  畢先生  百草廳坐堂
  許先生  百草廳採辦
  涂二爺  百草廳採辦
  大眼賊  百草廳夥計
  小涂   百草廳夥計,涂二爺之孫
  秉寬   老宅聽差,後為新宅門房
  羅頭兒  老宅門房
  陳皮   老宅聽差
  傻二   老宅聽差
  小福子  新宅聽差
  黃三   新宅門房,黃立之孫
  陳三兒  老宅車夫
  牛黃   老宅車夫
  狗寶   老宅車夫
  鄭老屁  新宅車夫
  大寶   新宅汽車司機
  廚子王  老宅廚子
  馮六   新宅廚子
  金二   老宅花匠
  小金二  新宅花匠,金二之子
  申小青  小金二之妻
  金梅   小金二之長女
  金葵   小金二之幼女
  石頭   新宅花匠
  劉媽   新宅老媽子
  奶媽   白佳莉奶媽
  槐媽   槐花之母
  何蕓   何洛甫姑媽
  向雲川  何洛甫表弟
  孟太太  白文氏牌友
  李頭兒  海淀花園子包工頭
  德先生  老宅學館教書先生
  韋先生  老宅學館教書先生
  單先生  教古琴先生
  董大興  百草廳承辦人
  沈樹仁  白家世交,陝西大夫
  烏寶生  陝西戶縣農民,烏翠姑之父
  楊亦增  楊九紅兄長
  陳玉芝  楊亦增之妻
  小護士  白佳莉診所護士
  常玉   常公公外宅丫頭︵白文氏買︶
  常環   常公公外宅丫頭︵白文氏買︶

  詹王府
  老褔晉  詹王爺之母
  詹王爺  老褔晉之子
  大格格  詹王爺長女
  武貝勒  貴武,神機營武師,大格格情夫
  黃立   大格格之子︵私生雙胞胎︶
  黃春   大格格之女︵私生雙胞胎︶
  詹瑜   詹王爺之子
  詹奎禧  詹瑜之子
  關香伶  詹奎禧之妻
  詹立志  詹奎禧之子
  車老四  詹府總管
  安褔   詹府管家
  索大車  詹府車夫
  英子   老褔晉丫頭

  關府
  關稀海  翰林院編修
  關少沂  關稀海之子
  白雅萍  關少沂之妻
  關香伶  關少沂之女
  關小寶  關少沂之子︵早夭折︶
  肖月蘭  關少沂之妾
  關靜山  關少沂之子︵肖生︶軍閥旅長
  盧芬   關靜山之妻
  關佑年  關靜山之子,漢奸,市參議會參議

  李家
  李滿褔  木匠
  馬立秋  李滿褔之妻
  李香秀  李滿褔之女,白景琦填房
  李天意  李香秀養子,崔益貴之子

  路家
  路大人  濟南提督
  路廣義  路大人之子
  白玉芬  路廣義之妻
  路小培  路廣義之子
  毛總管  路大人家總管
  冬生   路廣義家總管

  崔家
  崔益貴  泥瓦匠
  段二蘭  崔益貴之妻
  崔順喜  崔益貴之子
  崔小英  崔益貴之女
  崔天成  崔益貴之子︵即李天意︶

  朱家
  朱馬氏  市民
  朱伏   朱馬氏之子,人販子
  段大蘭  朱伏之妻
  朱德行  朱伏之子

  孫家
  孫萬田  濟南孫記瀧膠莊東家
  孫繼田  孫萬田之子,豐泰錢莊東家

  田木家
  田木   日本兵
  田木青一 日本醫生,田木之子
  美智子  田木青一之妻
  田玉蘭  田木青一之女

  寺廟
  慧能   東北靈仁寺主持

  戲班
  常班主  戲班班主
  萬筱菊  男旦
  萬太太  萬筱菊之妻
  齊褔田  花臉
  陳月升  老生
  郝爺   後台管事

  朝廷
  慈禧   滿清太后
  李蓮英  太監
  常公公  太監,壽藥房領班
  王喜光  太監,曾為白家新宅總管︵漢奸︶
  魏鶴卿  太醫院御醫
  申大人  太醫院御醫
  宮大人  濟南知府
  千總   九門提督府
  方大人  浙江候補道
  張大人  陝西候補道
  貝師爺  大理寺籤押房師爺
  嚴順吉  刑部大獄牢頭
  朱順   兵馬司戈什哈
  于頭   京城都院兵頭兒
  老吳   京城都院內管事
  拐子   神機營武師
  流子   神機營武師
  唐爺   北京道台衙門書辦
  陳鵬   北京道台劉大人小舅子

  政府官員
  譚處長  北平執政府官員
  賈隊長  北平高廟消防隊中隊長
  譚副官  軍閥段祺瑞軍需處副官
  瘦條兒兵 北平市立第四監獄看守士兵
  崗兵   北平市立第四監獄看守士兵
  年輕人甲 北平市法院人員
  年輕人乙 北平市法院人員

  民眾
  范八爺  范記茶館掌櫃
  呂掌櫃  濟南呂記瀧膠莊掌櫃
  石元祥  濟南黑七瀧膠莊掌櫃
  吳掌櫃  濟南裕恆當舖掌櫃
  米掌櫃  隆盛藥棧掌櫃
  蘭掌櫃  匯豐錢舖掌櫃
  郝掌櫃  便宜坊飯館掌櫃
  史掌櫃  利民理髮館掌櫃
  雷掌櫃  裁縫店掌櫃
  馬掌櫃  成衣舖掌櫃
  岳老闆  祥雲紙店老闆
  車老闆  運木材車隊老闆
  大管事  安國藥王廟管事
  掌櫃乙  安國瑞記藥棧掌櫃
  尹先生  安國吉順號參茸棧掌櫃
  杜先生  豐泰錢莊掌櫃
  皮頭兒  濟南裕恆當舖夥計
  容華史  德國神父
  校長   藥行公益小學校長
  肖炳南  律師
  言記者  報紙記者
  童越   白占元同學
  王明   白占元同學
  吳瞎子  算命先生
  姚瞎子  算命先生
  江四   季宗布家夫
  黃老漢  黃春養父
  韓張氏  朱順乾媽
  于老頭  濟南五里巷小院屋主
  姚先生  京城大夫
  古先生  北平大夫,馬文秋鄰居
  申媽   申小青之母
  申兄   申小青兄長
  劉奶奶  接生婆
  崔媒婆  媒婆
  韓榮發  混混兒
  杜二   天橋惡霸,人販子
  頭兒   天津寶勝賭局打手頭兒
  老球   天津寶勝賭局打手
  大漢   安國聚源賭局打手
  主持和尚 白文氏七十大壽主持僧人
  賣茶湯的 永定門小吃攤販子
  賣包子的 永定門小吃攤販子

  妓院
  金蓮   濟南暢春園老鴇
  棍子   濟南暢春園大茶壺
  珍兒   北京雲香閣老鴇
  雜毛   北京雲香閣大茶壺
  花兒   北京春香院窯姐兒

  日軍
  宮本少將 北平日本軍隊將領
  河野大佐 山海關日軍隊長
  漢奸
  關佑年  日本偽政府軍官
  王喜光  日本偽政府特務頭子
  胖子   日本偽政府特務頭子

  動物
  大頂子  白文氏的小叭狗
  大狼狗  新宅看門狗
  波斯貓  楊九紅的貓
  大青兒  新宅拉車騾子


靠!!



2011-07-10

[ 姐夫 ]



其實計畫中的下一部車是設定在 FR 等級的,只是碰巧前陣子同事提到有批牛肉好便宜.. 不!是有批車車好便宜,問我能不能買?就這樣又多了姊夫。


為何姐夫?

正當好便宜牛肉陸續到貨,同事們相約要去提貨的那個 Moment,只有一位最後才加入好便宜牛肉團購的幼齒女同事沒有要去,細問下才得知,車車不是她要的,車車是買給她姐的男友的,車車是買給「姐夫」的。Cow!為什麼我不是她姐夫?

如此愛屋及烏、忘我無私的偉大情操,著實令小弟感動,為了紀念及表彰這位偉大的女性,這台車車就叫「姐夫」了。


現在,每每公司在訂飲料或便當或什麼什麼時,我一定會善意地向該位偉大女性提醒:「姐夫訂了嗎?」Hahahaha....



2011-05-27

[ 四週年慶 ]


第五年的第一天,撿了瓶同齡酒來開。算是慶祝?

還是自我麻木?



2011-04-24

[ UST Ready! ]


小紅的 819 終於可以不用再委曲求全了。


UST 的好處,可以說都是源自於它的低胎壓,如防蛇咬、更佳的路感、循跡性,甚至聽過它可抵掉一吋後避震的說法。但在 這篇網路文中 提到了一個我從沒想過的觀點,減少滾動阻力。

以一般的物理思維來看,低胎壓代表的是更大的與路面摩擦力,理論上輪子的滾動阻力會比高胎壓來的大。但事實上, MTB 行走的路面不是平整的,所以我們可以這樣來推理。輪子滾動依靠的是向前的動能,當遇到需跨越障礙物時,向前的水平動能會被向上所需的垂直動能分掉,而低胎壓的 UST 胎在此時會形成較大的形變,只需較小的向上垂直動能即可跨越障礙物,也就等於向前的水平動能耗損小。所以.. 登登!UST 確實可以改善滾動阻力在特定路面上。


由下表,歪國人的實測數據也確實驗證了這樣的說法。路面越差,低胎壓在滾動阻力上的優勢越明顯。




當然,除了換胎以外,如果能再加瓶 Stan's 牌豆漿那就更圓滿了。光是看到豆漿包裝上那只插滿鐵釘的輪胎,就足夠讓人在心理素質上提升百倍 ....haha!


最後,分享篇圖文並茂的 Stan's NoTubes 安裝教學,有緣人可參考一下。(此篇的是以一般框改裝,非 UST 標準框,連胎都不是 UST 胎)



2011-03-10

[ 老闆我真是猜不透你啊 ! ]

牛肉面60元, 牛肉湯面50元, 牛肉湯40元。

牛肉面 = 牛肉 + 牛肉湯面

>> 牛肉 = 牛肉面 - 牛肉湯面
             = 60 - 50
             = 10元

又, 牛肉湯 = 牛肉 + 湯

>> 湯 = 牛肉湯 - 牛肉
         = 40 - 10
         = 30元

又又, 牛肉面 = 牛肉湯 + 面

>> 面 = 牛肉面 - 牛肉湯
          = 60 - 40
          = 20元

所以.. 湯比面貴, 面比牛肉貴??

老闆, 包50份牛肉!!


2011-02-13

[ 國王的演說 ]



記得小時候,只要家裡有長輩來訪,就會有種「挫在等」的 FU 由腳底竄上來。是的,想叫人就偏叫不出來,越叫不出來就越急,越急又越叫不出來。我承認,林悲就是「先天語言表達不良症侯群」俗稱口吃的帶原者。所以,口吃者的難為我懂,我真的懂。

這次口吃的主角面對的場面更大、壓力更重,他是聯合王國及其海外治領的國王、愛爾蘭國王、印度皇帝,現任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老爸-喬治六世陛下。

片中,喬治六世克服了口吃的恐懼,對全英國人發表了參戰演說,其於二戰時期的戰時演說,更被認為是凝聚英國人撐過戰亂的精神支柱。其實,這種故事格局我以為沒那麼值得看的,倒是演員演得動人,口吃得好啊!


下面是網路上找到柯林佛斯在 The King's Speech 和喬治六世當年的演說原音比對。稍經修飾,在前半段口音和語調幾乎一個樣。




當然也有很多人質疑本片的精確度,尤其喬治六世口吃的程度。網路上就有這樣的討論,歷史學家 Andrew Roberts 就說了 "his stutter wasn't anything like as bad as the film depicts. In fact, it was relatively mild, and when he was concentrating hard on what he was saying it disappeared altogether",電影導演 Tom Hooper 也承認擔心反差不夠大而帶不起高潮。

由這支被稱為 King George VI stammering in a 1938 speech 的影片可以來看看喬治六世的症頭輕或重。在 2:53, 3:32 真著實讓人捏把冷汗,其他數不清的停停頓頓就不提了。此演說是發生於1938年在蘇格蘭為帝國博覽會開幕,也就是已經接受 Lionel Logue 治療十多年後的成果了。




最後附上喬治六世1939年第一次戰時演說全文。

"In this grave hour, perhaps the most fateful in our history, I send to every household of my peoples, both at home and overseas, this message, spoken with the same depth of feeling for each one of you as if I were able to cross your threshold and speak to you myself.

For the second time in the lives of most of us we are at war. Over and over again we have tried to find a peaceful way out of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ourselves and those who are now our enemies. But it has been in vain. We have been forced into a conflict. For we are called, with our allies, to meet the challenge of a principle which, if it were to prevail, would be fatal to any civilised order in the world.


It is the principle which permits a state, in the selfish pursuit of power, to disregard its treaties and its solemn pledges; which sanctions the use of force, or threat of force, against the sovereignty and independence of other states. Such a principle, stripped of all disguise, is surely the mere primitive doctrine that might is right; and if this principle were established throughout the world, the freedom of our own country and of the whole British Commonwealth of Nations would be in danger. But far more than this - the peoples of the world would be kept in the bondage of fear, and all hopes of settled peace and of the security of justice and liberty among nations would be ended.


This is the ultimate issue which confronts us. For the sake of all that we ourselves hold dear, and of the world's order and peace, it is unthinkable that we should refuse to meet the challenge. It is to this high purpose that I now call my people at home and my peoples across the seas, who will make our cause their own. I ask them to stand calm, firm, and united in this time of trial. The task will be hard. There may be dark days ahead, and war can no longer be confined to the battlefield. But we can only do the right as we see the right, and reverently commit our cause to God. If one and all we keep resolutely faithful to it, ready for whatever service or sacrifice it may demand, then, with God's help, we shall prevail. May God bless and keep us all"


電影中柯林佛斯好像沒唸到最後一句。



##HIDEME##